普洛斯收购传化物流基地引发的猜想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 点击数:

当人们开始担心全球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时,当许多企业纷纷收紧“腰包”时,国际物流地产巨头—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旗下的普洛斯(GLP)却加紧了在中国拓展的步伐。而普洛斯这一次的动作,无论对于当事企业,还是整个中国物流业而言,都是值得关注的“大手笔”。
       普洛斯收购传化物流基地引发的猜想

“双赢”的合作

  “普洛斯在中国签署合资协定,将持有浙江传化物流基地公司(合资公司)的60%,通过合资公司持有3个出租给传化公路港的经营者。普洛斯今后将发展和经营毗连未来公路港项目的多个物流园,为客户提供全面的方案。”来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9月22日的一篇报道,让国内物流业的许多人都感到“有些出乎意料”。

  截至目前,普洛斯和传化物流基地在中国国内还未正式发布公告,两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在谈到相关话题时,也都不愿透露更多内容。这两个在业内都颇具影响力的重要角色,真的要联手合作吗?业内专家表示,作为已在新加坡上市的企业,普洛斯公布的这一消息应该不必怀疑。

  据了解,普洛斯与浙江传化物流基地达成的是一项约束性协议,双方将以60:40的股比组建合资公司,在中国内地发展物流中心建设。在未来,传化物流“公路港”将专注于在物流中心内提供支付服务,而普洛斯将主要在物流中心旁发展和经营仓储设施。不过,有知情人透露,虽然双方合作已经确定,但在具体合作方式和今后运营的职权划分等方面,仍在进一步商讨和研究当中。

  一个是国际物流地产巨头,一个是国内物流基地建设的领军企业,两家的深度合作,将给国内物流业带来怎样的影响,对此人们似乎更加关注。在上海梦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物流咨询顾问总监相元勇看来,普洛斯作为物流地产商的定位不会改变,在国内土地政策收紧的情况下,通过联姻内资物流基地企业,无疑是“一个好的选择”。而传化物流基地在目前融资成本高、资金面紧缩的情况下,接受强大外资的入股,“也是较好的选择”。他认为,目前的结合,可使两家各取所需,从而加快在国内市场的布局。

潜在的影响

  尽管全球经济持续低迷,普洛斯对在日本及中国的增长前景却保持乐观。在日本,他们与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合资以发展现代化物流设施,将在未来3年内各投资2亿5000万美元,以发展多租户及量身定做的设施。在中国,普洛斯不久前刚刚签署新的租赁协议,租赁总面积为15.2万平方米。

  有专家表示,普洛斯在中国市场经过近十年发展,已在重点城市建立起了相对完备的仓库设施网络,并吸引了一批高端企业进驻,对国内的传统仓储业者、物流地产商形成了很大的压力。通过这次合作,普洛斯将获得更多的机会。

  此外,由于传化物流不仅拥有杭州、苏州和成都3座物流基地,还实现了公路货运的货场、办公、信息化和停车一站式管理,通过信息集中交换和货运中央储运完成局部物流中心模式。这样一家在国内公路货运市场占有重要地位的企业被外资控股,不得不让人产生诸多联想。深圳市安必行物流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兴富就认为,传化物流基地被普洛斯控股,意味着外资物流地产商开始发力公路货运市场,“对于国内的公路货运市场运营商也是一个警醒”。

  就在普洛斯收购传化物流基地60%股份消息传出后不久,另一家物流地产巨头嘉民集团的收购动作也引发关注。他们刚刚成功收购了盖世理位于江苏昆山的物流中心项目。

  据高力国际中国物业投资服务董事总经理翁琳介绍,目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把眼光从传统物业,如住宅及商用物业,转移到了工业地产市场。普洛斯、嘉民集团、丰树物流等国际工业地产巨头对于中国市场,尤其是物流地产的兴趣,也变得日趋浓厚。

  目前活跃在中国市场的普洛斯,实际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旗下的海外物流部门。在这样一家企业管理下的普洛斯,在海外市场的每一个动作,都值得细细地体味。

战略的考量

  位于马来半岛南端的新加坡,毗邻马六甲海峡南口,扼马六甲海峡的咽喉,战略地位得天独厚。长期以来,在与中国的关系中,华人占多数的新加坡,在文化、语言方面比其他东盟国家拥有更多与中国打交道的优势。新加坡也利用中国改革开放的机会,获得了更多利益。对于中国而言,新加坡独特的经济模式,也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地方。不过,人们也注意到,在一些复杂因素影响,两国间原本亲密无间的关系,正变得微妙起来。

  今年5月8日是GIC公司成立30周年纪念日,GIC特意举行晚宴进行庆祝。如果我们偶然拿到出席晚宴的嘉宾名单,或许会吃一惊。因为出席的嘉宾都不是泛泛之辈,不仅有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,还有前总理李光耀、前总理和现任基金副主席Tony Tan等重头人物。一家企业的周年晚宴,连一国元首都要亲自出席,可见GIC真的有些与众不同。

  作为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、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机构,人们对于GIC却知之甚少。资料显示,成立于1981年的GIC,主要任务是管理新加坡的外汇储备,跨出新加坡国界向海外大举投资。目前基金总规模逾千亿美元,投资领域涵盖了全球30多个国家的股票、债券、外汇、房地产、及私人企业等。但成立30年来,这家公司却十分神秘。据了解,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成立之初就由李光耀亲自担任主席,由于关系到国家利益,公司的管理层、内部结构、管理的资金、在海外的运作以及业绩等都讳莫如深

  今年7月,GIC对外公布年报,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,GIC目前管理资产规模约1000亿美元,在主权财富基金机构排名中位居全球第8位。以投资区域划分,过去一个财年中GIC削减了在美欧市场的投资,同时增加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投资。截至3月底,GIC在欧洲的投资占整体比例从30%下降至28%,在美国的投资占比从43%下降至42%,对亚洲的投资占比从24%增长至27%。

  对于今后的发展重点,新当选的新加坡第七任总统陈庆炎明确表示:“GIC将持续扩大在新兴经济体的投资,特别是在亚洲。”分析人士认为,其所指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、印度和越南。如今,普洛斯在中国市场的“大手笔”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GIC在中国市场战略的实际体现之一。

  实际上,活跃在中国市场的物流地产巨头,并非只有普洛斯与新加坡有关。同样也已在新加坡上市的丰树物流房地产投资基金,身上也镌刻着新加坡的“印记”。丰树物流的背后东家,淡马锡控股公司(TemasekHoldings)是新加坡另一家投资公司,新加坡政府财政部对其拥有100%的股权,和GIC带有同样的神秘感。除丰树外,淡马锡还掌控着新加坡航空、新加坡港口、东方海皇航运等众多大型运输及物流企业。拥有GIC和淡马锡这一双“铁拳”的新加坡,通过国家控制的私人企业来进行投资,主导以私营企业为主的资本市场,在国际舞台中占据了重要地位。在中国物流市场而言,其巨大而深厚的影响力同样不可忽视。

  全球经济的动荡不定,让许多投资人在欧美之外寻找更多更新的投资机会,中国市场更是受到青睐。但各方也应意识到,除了中国国内巨大的市场极具诱惑外,国际企业纷纷加码的背后,也有着一些更深的考虑。在过去1个多月的时间里,全球经济又一次进入“多事之秋”。欧洲债务危机仍在持续、美国纽约暴发“占领华尔街”抗议活动、穆迪下调日本主权信用评级……

  当人们开始担心全球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时,当许多企业纷纷收紧“腰包”时,国际物流地产巨头—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旗下的普洛斯(GLP)却加紧了在中国拓展的步伐。而普洛斯这一次的动作,无论对于当事企业,还是整个中国物流业而言,都是值得关注的“大手笔”。

 

 

 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最新评论
无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用户名
匿名
评论内容
验证码